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天线宝宝彩图a正版2017 >
城镇污水处理厂消毒与自然水体微生态关系的思考
发布日期:2019-11-20 23:47   来源:未知   阅读:

  北极星水处理网讯:现行标准要求下,环保部门对污水处理厂排放的微生物指标要求较高。为了保证出水达标,污水处理厂普遍采用消毒方式进行处置。但是,部分消毒剂跟随出水进入水体,对自然水体的微生态造成了破坏,并不利于水环境质量的提升。本文结合上海城建设计研究总院/上海雨洪工程研究中心张显忠常务副主任的工程经验和同济大学环境学院戴晓虎院长的研究成果,对如何平衡水厂出水达标和水生态之间的问题进行分析和思考。

  城镇污水处理排放中,为了防止病原微生物对人畜健康及生态环境带来危害,往往会对出水进行消毒处理,以减少废水中的病原微生物数量。目前,废水中的病原微生物主要以(粪)大肠菌群数为标志来评价。大肠菌群一般指与粪便污染有关的肠杆菌科细菌,包括大肠埃希氏菌(俗称“大肠杆菌”)、沙门氏菌、阴沟肠杆菌及产气克雷伯氏菌等,它们绝大多数为致病菌或条件致病菌,若其在生活用水中含量较高,则可能造成伤口感染、食物中毒等危害,对于体弱者、免疫缺陷者等特殊人群,还会引起一些严重的并发症。

  我国规定的城镇污水处理厂一级A排放标准对大肠菌群数限值为103个/L,一级B和二级排放标准限值为104个/L,三级标准则对其不作限值要求。然而,德国、芬兰、瑞典、丹麦等欧洲国家对出水中的大肠菌群数并不作统一限制,在不同区域实行不同标准,而且部分区域还禁止对出水进行消毒。

  针对新一轮污水提标改造,如何处理未被消除的大肠菌群与环境及人畜健康之间的矛盾,我国标准规范针对大肠杆菌等消毒指标是否可以调整,本文对此进行探讨。

  采用UV-C波段的紫外线对水体进行过流照射,可使水体中大部分微生物的核酸遭到不可逆破坏、酶变性或钝化,从而达到杀菌目的。此种方法简便快捷,无需额外投加药剂,但其杀菌效果受出水流速、出水浊度等因素影响较大。

  氯溶于水后可生成具有强氧化性的次氯酸,对病原微生物的杀灭作用较直接,但与其他消毒措施在同等浓度下相比,效果欠佳,尤其是对寄生虫孢子的杀灭作用不甚理想。且液氯具有较大的毒性与腐蚀性,不便于运输及管理等。

  臭氧也是一种强氧化剂,其氧化性强大程度、杀菌效果及杀菌广谱性远超常见消毒剂,对病原微生物的杀灭作用是其他各种消毒剂的数百倍。但目前其制备效率不甚高,且能耗较大。

  除了上述方法外,还有二氧化氯、次氯酸钠、光催化等消毒方法。这些众多的方法各有优缺点,在不少废水处理厂也取得了良好的应用效果,但根据污水厂出水消毒指标普查来看,总体效果仍欠佳。

  大肠菌群本身难以在自然水体中成为优势菌种甚至难以存活,本身对自然水体的影响有限,主要是由于以下原因。

  大肠菌群的主要来源为人畜粪物,其原有的生活环境为人畜消化道。但大肠菌群到了自然水体中,各种环境因素与原有生活环境及污水处理厂的设施环境相差甚远,大肠菌群的繁殖会受到抑制;即使有一些菌株在环境压力下得以生存,也难以在环境中形成优势菌群,其主要原因在于“净菌力”的压制。另一方面,从微生态学的角度,大肠菌群的大量繁殖及形成优势菌群需要依赖宿主即人畜消化道所分泌的一些特殊物质,而在自然水体中,此条件也是极难满足的。

  某种微生物与其他微生物之间可能存在拮抗抑制作用,但目前对其的了解程度还不高。比嘉照夫提出的“净菌力”用于描述有益微生物对病原微生物的抑制能力并衡量其强弱,大肠菌群被排入自然水体后,其会遭到来自环境微生物的净菌力的抑制,其机制主要有以下几种。

  环境中固有的或人工接种的有益微生物群大量繁殖,尽占水体中的微生物可附着场所,如水草、石碑、底泥等,使包括大肠菌群的有害菌群无立足之地,从而无法繁殖,最终因饥饿自溶。

  某些芽孢杆菌属的细菌可以使接触到自身的某些其他细菌裂解,其原因在于有害菌群给予其刺激而使其释放溶菌物质。蛭弧菌属的细菌有类似噬菌体的作用,但其对宿主菌体的特异性不明显,能够寄生并裂解绝大多数有害微生物,对大肠埃希氏菌、沙门氏菌等的消灭作用尤为显著。除此之外,很多原、后生动物即草履虫、轮虫、水虱等可直接摄食有害微生物。

  化感作用是指不同种的植物或微生物之间的抑制作用,俗称“相生相克”,其机制主要在于有益微生物所产生的一些抑菌代谢产物,这些产物包括有机酸、细菌素(抗生素)等。例如乳杆菌属的细菌能够产生乳酸、乳酸菌素、过氧化氢等产物;枯草芽孢杆菌、地衣芽孢杆菌等能够产生杆菌肽、多黏菌素等产物,对底泥等环境中的有害微生物具有抑制作用。

  除了原、后生动物外,螺蛳、河蚌、河蚬、水蚯蚓等底栖动物也可摄食、滤食包括大肠菌群在内的有害菌群,从而使其在环境中的数量大为减少。

  为满足污水厂消毒指标限值要求,现有消毒方式存在一定的弊端,具体原因如下。

  大中型污水处理厂采用氯、紫外线或臭氧等进行出水消毒所使用的设备能耗高达几十甚至几百千瓦,电能消耗较大,且以上设备使用寿命普遍不长,若废弃设备得不到合理处置,则还可能造成以重金属污染为主的二次污染。

  投加消毒剂进行消毒可能会产生一些有害的、难降解的次生产物或一些危害不明显但环境友好性不明确的物质,通称“消毒副产物”。如使用液氯消毒可能产生卤代烃、卤代呋喃;使用臭氧消毒可能产生溴酸盐等。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可能产生的、具有潜在或直接危害的消毒副产物,目前已报道有600多种。

  污水中以大肠菌群为代表的病原微生物大多与自然水体的兼容性欠佳,当其进入自然水体后会自然地消亡。一般情况下,市政供水的取水点与废水处理厂的排放点相距甚远,且自来水厂亦会对出厂水进行可靠的消毒,故污水厂出水执行严格消毒的必要性存在争议。

  污水中除了大肠菌群外,还有占更大比例的众多的环境友好性极佳的微生物群,如动胶菌属、短杆菌属、芽孢杆菌属、红螺菌属、红假单胞菌属、红球菌属及一些原、后生动物等具有净水功能且功能较为强大的微生物。在出水消毒过程中,为了杀灭大肠菌群却误杀了众多的有益微生物,与当前自然水体的微生态失调、生态系统失衡继而自净力下降的现状息息相关。换言之,消毒越彻底,可能局部水体生态系统越差。

  综上所述,目前污水处理厂消毒时同步破坏了微生态平衡,又增加了污水厂建设与运行成本,对城镇污水处理厂出水消毒的做法需要进一步探讨。从微生态学的角度来说,最好的做法是采取能够促进有益菌群而抑制大肠菌群及其他有害菌群的措施,具体有以下方法。

  能够吞食有害菌群的原、后生动物及能够寄生于有害菌群的蛭弧菌属细菌皆为专性好氧型微生物,具有高净菌力的芽孢杆菌属细菌在好氧环境下繁殖旺盛;增加曝气面积可直接增加以上微生物的量,尤其是能够直接吞食大肠菌群及其他有害菌群的原生动物。例如小囗钟虫和梨形四膜虫可有效降低大肠埃希氏菌的数量,当这两种纤毛虫存在时,污水中大肠埃希氏菌的减少量达95%,且某些纤毛虫和鞭毛虫代谢产物还能促进有益菌群生长。

  向污水处理厂进水处或主体设施如水解酸化池、生物反应池等处投加具有高净菌力的发酵合成型复合微生态制剂如典型的EM(有效微生物群)制剂,可显著减少出水中的大肠菌群及其他有害菌群的数量,且能够降低出水CODCr、氨氮、减少污泥产生量,并消除恶臭等,对污水处理厂的提标也有很大帮助。更可贵的是,EM制剂或其他具有高净菌力的发酵合成型微生态制剂是具有显著环境友好性的有益菌群的强大集合,它们随出水排放至自然水体中,对自然水体的自净力恢复也有显著的促进作用。

  在出水处设置电气石滤料或强磁水处理器,可对出水中的大肠菌群等有害菌群起到选择性的杀伤作用,而对绝大多数有益菌群是安全的。这种做法对恢复环境微生态平衡有很大的积极作用。

  在污水处理过程中,水中的致病微生物大多数粘附在悬浮颗粒上,因此,如混凝、沉淀和过滤一类的过程也可去除相当部分的致病微生物。

  加强生态建设在于恢复自然水体的自净力,与此同时也恢复其生物多样性,让大肠菌群等有害菌群能够更快地自然消亡,从而减小对人畜的危害。

  随着“厂网河湖”一体化的推进,配套的污水处理厂规模和数量会逐步增加,统筹污水收集管网、泵站、污水处理厂等设施建设、运行,连同污水处理设施服务范围内的河、湖等地表水体的运维、调度等相关工作,使“厂网河湖”形成良性循环的运行系统,以再生水补充河道,构建成人、水和谐相处的城市生态“海绵体”。

  总之,城镇污水厂消毒问题是个很重要的话题,可通过充分科学研究与全国区域调查,下一步进行分区域与分季节标准制定。充分考虑城镇污水厂节能降耗和消毒的科学性,可对排入全身接触、公共游泳区域、非全身接触等分不同区域与不同季节考核消毒标准,配套有合流制溢流或雨水净化设施,可制定相对弹性的净化标准及消毒指标。

  2018年中国累计污水处理厂座数达4332座 水处理药剂市场规模为284.8亿元

  赛后即对接!“北控水务杯”第二届中国“互联网+”生态环境创新创业大赛邀你围观!

  江西省城镇生活污水处理提质增效三年行动实施方案 (2019-2021年)

  北控水务K.O碧水源和首创 2.84元/吨预中标栖霞市中桥污水处理厂PPP项目

  2019年中国水务行业竞争格局与发展趋势分析 智慧水务标准化建设呼之欲出

  2018年中国累计污水处理厂座数达4332座 水处理药剂市场规模为284.8亿元

  赛后即对接!“北控水务杯”第二届中国“互联网+”生态环境创新创业大赛邀你围观!

  厦门:未来三年建设污水主干管网将不少于100公里、新增污水处理规模每日100万吨

  48个项目 总投资近140亿 北京市2019年已受理环评的污水处理项目一览!

  眼看他起高楼 眼看他宴宾客 眼看他楼塌了——盘点近两年轰然倒下的环保巨头

  • Power by DedeCms